四川红太阳红心猕猴桃种植基地 种植技术 “猕猴桃之父”:当生日遇上七夕(大班语言当鸡蛋遇上猕猴桃)

“猕猴桃之父”:当生日遇上七夕(大班语言当鸡蛋遇上猕猴桃)

□河南日报记者 孟向东 河南日报通讯员 封德 王玉贵

“祝爸爸生日快乐!祝爸妈健康长寿!”8月25日,农历七月初七,猕猴桃专家朱鸿云在儿女们的祝福声中迎来了82岁生日,一桌简单的家常饭菜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其乐融融。

身着大红运动衫,走起路步履轻盈,鹤发童颜、精神矍铄,朱老活脱脱一位“老寿星”。“今年的寿宴在家吃,一来孩他妈身体不适,二来也是响应国家厉行节约、反对浪费的号召。”朱鸿云说。

朱鸿云是江苏如皋人,1963年7月从南京林学院毕业后来到西峡县,从事猕猴桃产业的开发与研究,先后选育出猕猴桃优良品种18个,发表科技论文50余篇,编著猕猴桃专著4部,开启了猕猴桃人工种植的先河,被誉为“中华猕猴桃之父”。

“离开了工作岗位,才是真正意义生活的开始。”朱鸿云生活颇有规律:早上5点准时起床,打一个小时的太极拳;上午听音乐、练习书法;下午读书、练功;晚饭后散步……

在院子里浇完花草,朱鸿云来到卧室,坐在床沿上跟妻子拉起家常。“哪儿不舒服?躺久了坐一会儿,要不要到院里活动活动?”细声细语,体贴入微。“你跟着我从老家来到西峡,咱们一起风风雨雨走过了60多年,跟着吃了不少苦、受了不少累,每每想起那段苦日子,心里总觉得愧疚!”攥着老伴的手,朱鸿云感慨不已。

退休后朱鸿云积极发挥余热,时常应邀到田间地头指导猕猴桃生产,闲暇之余他更热衷于参加公益活动,德高望重的他先后被推举为“西峡县太极拳协会会长”和“西峡县老年书法家协会主席”。

已近中午,午饭做好了,儿女们也下班回来了,向父亲祝寿,把卧床休养的母亲搀扶到餐厅,跟父母一起过七夕。“祝您生日快乐……”歌声在小院里回荡。

72岁玩直播,遂昌这位“猕猴桃爸爸”真潮

眼下正是猕猴桃成熟上市的时节。

“猕猴桃之父”:当生日遇上七夕(大班语言当鸡蛋遇上猕猴桃)

位于蔡源乡双溪村大风岭的山坳里,枝繁叶茂的猕猴桃藤架下,拳头般大小的果子沉甸甸地挂满枝头,微风拂过,散发出浓浓的果香味。

“猕猴桃之父”:当生日遇上七夕(大班语言当鸡蛋遇上猕猴桃)

站在纵横交错的枝条下,72岁的“猕猴桃爸爸”罗齐贤循着果香,开始了今年的第一场直播:“现在我们的‘翠香’猕猴桃可以摘了,我给大家说说要怎么样选果……”

“猕猴桃之父”:当生日遇上七夕(大班语言当鸡蛋遇上猕猴桃)

镜头里,他随手掰开一个成熟的“翠香”,浓浓的汁水顺着果肉滴落,晶莹透亮,芳香四溢。

“猕猴桃之父”:当生日遇上七夕(大班语言当鸡蛋遇上猕猴桃)

“一不小心”种出国家级风味

“猕猴桃之父”:当生日遇上七夕(大班语言当鸡蛋遇上猕猴桃)

双溪村隐于群山环抱之中,从县城驱车前往,需要经过数不清弯弯曲曲的山间水泥路,就是对这条路再熟悉不过的当地人,开车也得花1个多小时。

“猕猴桃之父”:当生日遇上七夕(大班语言当鸡蛋遇上猕猴桃)

老罗的猕猴桃,就种在村附近海拔600—900米的高山上。

到达猕猴桃基地时,他手握割草机,弯身站在藤架下,正聚精会神地忙着除草。伴随着“呜呜”的器械轰鸣声,只见割草机叶片飞速运转,一会儿工夫,膝盖高的杂草就成片地倒落在地了。“这可是我们最土的肥料。” 趁着休息间隙,他同我们介绍,多年来,他秉持“生态有机”的原则,不用化肥农药,只施天然有机肥;不催熟打蜡,坚持自然熟,赢得了不少回头客。指着一个个果形圆润的猕猴桃,他说:“你看这些刚刚成熟,就有人催着发货了。”

在基地里,我们一行有幸品尝到了在树上自然成熟的果子,只需撕开薄薄的一层外皮,青绿色的果肉就现身了,我们迫不及待咬了一口,汁水丰盈,酸甜可口,一身的疲惫感顿时烟消云散。

“这个猕猴桃的平均甜度可是超过18度呢!”老罗说,别看这小小的果子看着不怎么样,去年在国家猕猴桃科技创新联盟2019年年会暨第二届全国猕猴桃品鉴会上,他的“翠香”品种在四川、云南等省份的237份样品中脱颖而出,获最佳风味奖,系全省唯一,并在今年7月取得了“绿色食品认证”。

“半路出家”走了不少弯路

虽然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与土地打了几十年交道,但老罗接触猕猴桃种植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。

2013年,老罗外出游玩发现猕猴桃营养价值高,市场发展前景好,在我县北界镇已有不少农民喝上了“头口水”,内心开始蠢蠢欲动。

当年,他就注册成立了遂昌蔡相翠谷农产品专业合作社,开始着手种植事宜。

“我们村海拔高,昼夜温差大,种出来的猕猴桃肯定品质好。” 老罗说,几番考察后,他看中了大风岭的山坳里的一片荒地,一口气流转了80亩土地,种上了“红阳”“金艳”“金阳”“翠香”等十几个品种。

老罗说,真正开始种植后,他发现事情远比他想的复杂。2016年2月,他发现基地里有树干流出了锈红色的汁水,然而并未在意。谁曾想,这一大意直接导致20亩的“金艳”和“红阳”颗粒无收。后来他才知道,这是“溃疡病”,是一种细菌性病害,严重时会致使全园毁灭。

“这都是吃了没经验的亏!” 老罗说,因为缺乏理论基础和实践经验,病虫害处理晚了,加大了经济损失。

打那后,老罗就一心求学,但凡县里要组织猕猴桃种植培训,他都会积极报名。为了把猕猴桃种的更好,他还在家里安装了网络自我学习,如今,年过七旬的他,不论是电脑还是手机,都玩得很顺溜,他说,只要是关于猕猴桃种植技巧讲解的文章,他都会静下心来,耐心学习记录。

多年实践经验成了土专家

“高山地区常出现倒春寒,抽芽早的猕猴桃品种不适合。”老罗说,结合多年实践经验,去年,他完成了基地猕猴桃品种的更换改良,又试种上了“冬红”“G9”等新品种。

在自家基地实现猕猴桃品种更新换代的同时,老罗还不忘把经验传授给同行,并开通抖音账号“猕猴桃爸爸”,传授生态种植技术。如今,老罗已是县猕猴桃界有名的土专家了,很多猕猴桃种植户遇到难题,都会第一时间请教他。若是情况复杂,老罗就会去基地实地查看,开出“药方”。

前不久,王村口大坑村的猕猴桃种植户钱伟青就给老罗打来了求助电话:“树上雪白一片,果子上也有白白的点点,怎么办啊?”

“是不是有点像伤疤?”

“对对对!”

“应该是蚧壳虫害!” 老罗早已见怪不怪。

“猕猴桃‘娇贵’得很,喜光怕热,喜水怕涝,对土壤要求也高。”老罗说,猕猴桃管理一定要完成从治到防的过渡。像溃疡病,还是得年年防,如冬季要把枯枝落叶集中处理,早春结合修剪除去病虫枝、病叶、徒长枝、下垂枝等,另外施用完全腐熟的堆肥,消除堆肥中病原菌以及虫卵,提高土壤有机质含量……

2019年,老罗售出猕猴桃3万多斤,销售额达70万元。老罗说,他有一个梦想,把遂昌生态猕猴桃打造成全国品牌:“大家一起交流经验,多学习,把品质提升上去,形成规模,打出品牌,就能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了。”

本文来自火灵采集,不代表绵竹市红太阳猕猴桃种植基地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https://www.fenbaba.com/jishu/6352.html
上一篇
下一篇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8016166244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807292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